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

汪段泳:我們為什么因為“撲朔迷離”的非洲擔憂?

上觀新聞 04-07

過去一周,全球新增 50 萬新冠肺炎病例。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張文宏日前接受采訪表示,全球病例數猛增警告我們,全世界要團結起來,幫助醫療資源不充足的國家一起抗疫。" 只要世界上還有一個國家沒有控制好 ",這個病毒 " 就會向全世界蔓延 "。

這一站在全人類立場的觀點,將國內公眾目光進一步聚焦投向非洲大陸。目前最新可得的世衛組織數據,截至 4 月 6 日,非洲確診病例為 9572 例,其中死亡 417。另據其他更新數據來源稱,非洲確診病例已達 9867 例,致死 482 例。

根據對于非洲公共衛生水平的固有的印象,有人擔憂這數字是否僅是冰山一角,也有人認為屬實。在疫情進程中,非洲因何 " 撲朔迷離 "?除了人道主義立場,非洲疫情的發展對中國的影響因子如何?解放日報 · 上觀新聞記者專訪上海外國語大學中國海外利益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汪段泳。

汪段泳在烏干達中資企業開發建設的園區調研。

【近 20 年來,呼吸系統傳染病領域,非洲數據顯示出的嚴重性低于其他大洲】

2015 年,汪段泳在肯尼亞。

" 對非洲新冠病毒 COVID-19 疫情的監測,除了考量來自世界衛生組織及其他第三方數據外,關注英語、葡萄牙語、法語的當地主流媒體新聞報道,以及與當地人的交流,將帶來更為立體翔實的觀測視野。" 汪段泳說。曾赴 11 個非洲國家進行田野調查的他,去年九月剛從剛果(金)回國。

早在二月初,上海外國語大學即組織研究力量開始對全球各地的新冠疫情進行連續性動態信息監測,工作開展至今規模不斷擴大,內容持續豐富。當時非洲還未報道有確診病例,但科研人員認為對這一醫療衛生系統最為脆弱的大洲保持高度關注極有必要。負責該研究方向的上外新聞傳播學院王玲寧教授組織團隊,依托該校獨特的多語種優勢,使用多種渠道直接獲取非洲大部分國家的當地一手信息,保證信源的可靠、穩定、及時更新。汪段泳是項目組成員之一。

" 我會用‘撲朔迷離’來形容非洲目前疫情的情況," 他說。一方面,非洲在公共衛生領域的能力確實處于低位,但上溯歷史來看,近 20 年來,呼吸系統傳染病領域,非洲數據顯示出的嚴重性是低于其他大洲的。

" 歷次的呼吸系統傳染病,如 SARS、豬流感、禽流感等,非洲從感染率、致死率、感染人數等數據上看,都沒有其他大洲那么嚴重," 汪段泳說,這其中,可能有非洲受當地現有流行病學數據監測能力上限制帶來的 " 失真 ",但也有其他因素需要考量。

舉例來說,過去的一些呼吸道系統傳染病,病毒有畏熱的屬性,非洲氣候日照量大、平均溫度高,對病毒來說環境并不友好。遺憾的是,目前看來,新冠病毒并未顯示出明顯的怕熱屬性。

其次,傳染病的傳播,對傳播途徑有一定要求,非洲一些地方交通設施不盡完善,這一短板卻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病毒的腳步。舉例來說,此前的埃博拉病毒,在西非三國盤桓了近一年,后來因為通過西非到尼日利亞的航班,才有了更大面積的傳播,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三月中旬,世衛組織非洲區域辦事處官員瑪麗 · 斯蒂芬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她相信目前非洲的確診病例數量 " 是準確的 "。" 我不認為這個(確診病例)數據是(實際病例的)一種低估。" 她說。

不過,也有業內專家認為,當下全球肆虐的病毒,并沒有對非洲網開一面,只是公共衛生檢測和調查能力限制了數字的增長,以及向真實感染人數的逼近。

【資金資源缺乏之外,還有意想不到的潛在風險點】

汪段泳在肯尼亞的農村學校與當地人交流。

事實上,更多人眼中,非洲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將是一個巨大炸藥桶。2 月 14 日,埃及發現非洲第一個病例。到目前非洲全部國家近萬確診,傳遞著一個危險的信號。

這個危險,具體是指什么呢?

" 病毒的流行病學特征對所有地區都是一視同仁的,但是在非洲,可能造成更大的傷害," 汪段泳說。本身公共衛生資源資金的缺乏,僅僅因素其中之一。

舉例來說,現有的全球病例中,新冠病毒肺炎在有呼吸系統疾病、心血管疾病基礎性疾病的患者身上,往往帶來 " 暴擊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心血管疾病在非洲很多地區高發,特別是北非,其人群肥胖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此外,傳染病的阻斷對衛生條件有較高要求。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指標中,有一項 " 不安全的個人衛生條件引發的死亡率 ",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的這個數字是全球最高的。當地洗手設施的普及率僅為 10%。

從基礎設施上說,非洲一些地區的通電率不到百分之一。對于檢測人員、醫療人員的工作,以及藥物的保存、運輸,都可能造成阻礙。

在很多時候,非洲傳染性疾病的控制和阻斷,依賴國際社會的援助。統計顯示,一般資金援助占其中的 1/4,直接的藥物方面的援助月占 3/4。

" 即使疫苗研發成功進入臨床了,一些最脆弱的國家,往往也是最晚得到疫苗的那一撥," 汪段泳解釋,客觀來說,一般不難么脆弱的國家,出于保護本國國民考慮,會提前與研發機構、藥品企業等簽訂遠期交易合同,確保盡早足夠供應。

欄目主編:徐瑞哲 本文作者:彭德倩 文字編輯:徐瑞哲 題圖來源:新華社 圖片編輯:朱瓅

以上內容由"上觀新聞"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
上觀新聞

上觀新聞

站上海,觀天下

訂閱

覺得文章不錯,微信掃描分享好友

掃碼分享

熱門推薦

查看更多內容
必威体育下载